虚渡时光

我需要闲着的时间,这样说似乎需要一点勇气,但我们真的要每分每秒都过得充实吗?闲着不一定是无聊,大把无聊的事可以令人很忙,废寝忘餐一轮最后还是觉得空洞。闲着又不一定是因为没事干百无聊赖,相反闲着的时间需要用力去制造。香港生活繁忙,上班族的工作与生活界线模糊,闲着的时间不单止要争取,甚至乎需要被守护。

没有时间闲着的人,可能真的太忙,更可能的是不知道闲着的时候该做些什么。这感觉不好受,很容易变成空虚,在一段完全自主的时间内,自己没办法为自己做些快乐的事,除了面对孤独还会有点无助,这叫寂寞。无论平日多英明神武,闲着的时候怕感觉到寂寞,怕发现自己其实只是虚渡时光,这是一件很真实的事,是他也是你和我。

遇上跑步,替我解开了许多人生问题。跑步的习惯,由运动层面渐渐发展成心理治疗,过程中我需要一种元素叫「闲着」,就是用力拨开身边的事情,制造一个固定空间,用跑步走进去。这里不设任何目的亦没有任何要求,只有跑。完全自主的时间,得来不易,我不相信自己,很害怕虚渡时光后的无助感,所以要把「闲着」交给跑步,由它带我游一趟,时有惊喜,时而平静,是我们经常说的聆听自己,也就是跟自己连线。

怎样渡过闲着的时间,看出个人修养,这只是结果,过程是从认识自己开始,做好自己的自己,是营造个人魅力的开端。跑步有一种神奇疗效,就是将不属于你的东西分出来。因为你坚持要跑步,努力营造一段固定时间,为要守护它,经年累月进行生活上各种调节。不知不觉,剩下的内容全是配合得宜的生活细节,你开始懂得为自己取舍,不停在想哪些是生活重点,怎样才能取得平衡,然后发展出独特的智慧,培养出纪律,蕴酿出一种味道,成为独特的你。

日子要怎样过才算是充实,这问题跟随着我们许多年,有时听到朋友找到了一点头绪,便急不及待要做一些事情,甚至有些人会因此完全改变,仿佛要追讨失去了的宝贵财产。我究竟有没有曾经渡过充实的生活,应该用什么尺度来衡量,一时之间我答不出来,直到遇上跑步。

过去十多年不知不觉,环绕我们的科技飞快地进化。以前说年龄相隔三年便成一个代沟,现在这三年,就足够跟过去的自己道成一条洪沟。科技越进步我们却变得越忙碌,我坐着我走路,世界时刻要与我连接,我却不知不觉地跟自己失去连结,只懂紧追随所谓世界步伐。以前互相沟通的方法都会留点空间让彼此想一想,现在先不管有没有具体想法,第一时间先做些不清不楚的快速回应,才称得上是积极互动。究竟我们做了什么,我不确定,也不敢说不知道。

毫无疑问,要闲着先要与世界离线,这动作说来简单,却难倒很多人,包括营营役役的我。虚渡时光,是一种控诉,用跑步去激烈争斗,排除万难只为强留一段自己的时间。在这里,我宁愿虚渡,也不愿作状跟随,更何况我有跑步,它已教晓我,失去自主,才是无助的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