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星星的晶晶

有时候,明星很随和,是经理人害他们变得犯众憎。也有时候,神有大爱,只是号称神之代言人其实没有神性,保留大量人性丑恶,沾污了神。今天在街上碰到僧人,感觉再没有强烈修行的感觉,只会觉得他们很入时,很身光颈靓,他们的腕表比我名贵得多,如果有幸看过他们的豪华房车时,你会同意十个光头九个富是至理名言。试试向他们布施,给他们饭,或给他们十元八块,他不耻笑你才怪。其实我开通,做和尚尼姑,不过打份工,都要吃饭对不对,但如果把头发刮光原来是为了大富大贵,还要惹上连萧若元都不敢惹的翁静晶,那就抵你死了。

宗教从来跟政治拉上关系,规模大如天主教佛教,强可敌国。自古管治者要坐稳,最好能跟教派建立良好关系,因为笼络了一个教派,就等如笼络了大量民心。皇帝习惯由天授命,宗教同样有通天本能,两者皆为上天代言者,身分上有竞争也有互相牵制。宗教的永生概念超吸引,人生在世有八成都在吃苦头,有什么比死后上天堂享受永远安逸来得吸引。宗教凭灵性教义结集群众,很多时比政权管治更让人死心塌地。他们聚了人,就形成不可低估的势力。宗教最强盛莫如十世纪,罗马教皇的势力盖过了所有帝皇,为了进一步扩张公教实力,教庭向民众作出万分煽情的宣传攻势,以声讨回教并解放圣城耶路撒冷为名,成立十字军,当时的教皇乌尔班二世(Urban II)代神发言,宣布凡从军者罪可得赦,战死者可得永生,免去炼狱之苦,结果召来大量信教参军,进行了历时二百年的十字军东征,死亡人数以十万计。

正常人如你我,没有人会胆​​敢说自己是得道高僧或神之代言人,但很奇怪,只要你敢走出来,便有人信你追随你,然后奉献,积累了钱财,可以请一流建筑师设计雄伟巍峨的寺庙,吸引更多信众,可以聘用大量弟子做更大量法事,弟子有饭开有粮出。平常在街上看到什么假跛脚假赈灾假筹款,你一时心神恍惚给了钱,骗都是一百几十。如果你好端端需要心灵藯借,买了几本佛学依然没帮到你,直至找到师傅信了教,定期签香油参与筹款修葺寺庙,你以为功德无量,谁知道善款筹了一次又一次,寺庙依然破旧不堪,你会发现被辜负的不只金钱时间,更包括你的灵魂肉身,足以摧毁半生人的信念。

事情闹大到翁静晶跟爆有关定慧寺住持释智定之尼姑僧人假结婚案,又再牵涉宝莲寺住持释智慧。这时候你便会明白大型寺庙其实是迪士尼乐园,是盘稳赚的生意。有没有神在?我信有。但神先生是否同意成立严谨的行政架构,有董事有行政总裁有财管,我很保留。说回来,释智慧是位很称职的CEO,不下于一田百货的庄伟忠。他在任期间,宝莲寺的资产总值由六亿升至十二亿,绝对不是四大皆空。而宝莲寺住持释智慧又是定慧寺的荣誉顾问,即是夸庙企业。佛门混帐事不多说了,我自己信任神佛,只是永远不会相信由人组织出来的大集团,规模愈大愈搭错线。而终归有天,会有傻傻地的人,如来自星星的PK或翁静晶,玩当面踢爆,本来庄严的神相变得铜臭飞舞。

陈百祥说得坦白,自己已经什么都有了,没理由支持反对这反对那。他说出了重点,利益既得者从来只爱维时现状,道理上现状没变改,享受利益的人也不会变,所以谭咏麟呀曾志伟呀成龙呀王晶呀,全都是正常人,他们维稳其实可以理解。假设他们知道定慧寺等内情,即使他们有能力伸张一些公义,也不会揭发,因为揭发与否,跟他们的利益完全无关。什么「人是要作顶天汉子」(《警察故事》主题曲),「话到底我了解好清楚,不肯趁风转」(《傲骨》),都只是表演需要唱出来的歌词而已。但我只是想,一个人只要还剩三分血性,即使没为不平事挺身而出,也只少不要助纣为虐。转了一大个圈,其实我想说是,这世上可能真的要有些傻傻地的人,才会因为自身利益以外,为公众为别人的事情发声。所以翁静晶是坚的,也是傻傻地的。当她跟宝莲寺住持释智慧对质时,释智慧跟她说自己中风后什么都记不起了,是真是假都忘记了,说来相当具襌味,但同时又劝告,如果翁静晶承认自己是佛门中人,最好不要搞这么多。他没可能不知道翁静晶什么来头,见过什么世面嫁过什么老公体验过什么十大奇案,他居然敢在她面前装聋扮慒,要知道扮傻的,永远比不上真心傻那份爆炸力。

像《来自星星的PK》男主角Aamir Khan,五年前凭《作死不离3兄弟》以高密度笑料探讨主题严肃的大学教育的意义,让印度Bollywood在世界各地发放异彩。今回原班人马再次携手,挑战敏感度更高宗教问题,在印度惹来更激烈的争议,同时也创出印度电影最高的卖座纪录。样子有点像汤汉斯和祖狄罗混种的Aamir Khan,饰演一个到地球的外星人,甫来到地球即被抢走遥控器,召唤不了太空船回家。在流浪地球的旅途中,在印度他遇上不同的宗教,凭借一颗纯净无瑕的心,隐隐然对社会各种串通不轨又习以为常的宗教行径作出当头捧喝。他发现人类希望跟上帝通话,又其实一直有人在截线在扮演神回应人类,即是搭错线。最后他发现,其实普遍很多人在知道搭错线的事实存在,只是没有人愿意犯颜提醒国王没穿衣服。 Aamir Khan的电影不只提供娱乐,也提供反思和批判。

自成为Bollywood天皇,Aamir Khan(阿米尔罕)一直在思考如何利用自己的地位优势来改变印度社会种种不文明现象。你没听错,一个赚到肚满肠肥的明星试图改变一个国家。最亮眼创举,是2012年他主持起电视节目《真相访谈》(Satyamev Jayate),在节目中,他奋然揭露过去十年间至少有一千二百万女婴被非法流掉,当访问到一位少女在八年间被六次非法打掉女胎,他在镜头前禁不住潜然泪下,节目还声讨儿童性骚扰、印度嫁妆问题、杀虫剂滥用、医疗不当等,不留情面把社会不公公诸于世。节目一播出,收视率累积超过五亿人观看。他凭借自己明星地位,迫使印度的拉贾斯坦帮议会(Rajasthan)承诺尽速判决违法堕胎案件,并答应促成儿童性侵法的通过。 2013年《时代杂志》把他选为全球百大影响力人物,称他为「印度的良心」。如果Aamir Khan是个宗教,我愿能终生侍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