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地带

儿童节勾起一些回忆,小时候坐在地上,喜欢拿些东西围起一处地方,然后窝在里头发挥创意玩着最心爱的玩具。筑起了这小天地就欣然感到安乐,这地方容得下我天马行空,包容一切喜怒哀乐。家里的小小一角,无人知晓的黄昏,斜阳渗进阳台,落在棕色木地板上化成了木纹,宁静柔和尤其亲切。那是难得的好时光,我还记得很清楚,在那处有一种安然自在的感觉。

童年的中秋夜,坐在维园草地上,人群中点起烛光,把自己和朋友也围在这小光圈里,浮动光影下的轮廓特别深,照出平日看不见的影像。我们说说笑笑,挂上彩色玻璃纸的灯笼,投入各种形状贯注幻想,点亮大白兔、飞机、杨桃的生命,月圆之夜一切都变得可能。筑起了温暖火光,这圈内只容天马行空,微凉秋风里我们延续每点烛光,维护这皎洁月色下的好时光。

虽然无法再堆砌儿时的小天地,凭借当时那单纯感觉,我另辟了新天新地。清晨的柔阳照亮路上的白线,沿途导航一年四季前路清晰可见。跑在环山中,这里容得下无边想像,山的身影浮现深度的轮廓,蕴藏的内涵宽宏仁厚,包容了我的灰头土脸一身污垢。高兴之时走过这山明水秀,阔步奔跑,当然一切明媚。忧郁之时,走在这地上到处尽是释放的空间,负能量是雨是泪,这里都容得下。

前阵子看过安全地带演唱会,十分精彩。小学的时候已经听他们的歌,不明白日语歌词但仍对他们的音乐着迷,不知就里,却开始领略到音乐超越言语的力量。多年后学懂了日语,重新打开这封印宝盒,再次经历安全地带的音乐与歌词 ,惊叹这一切的杰作,如获至宝珍而重之。投入玉置浩二的歌声,我想到儿时座在地上的画面,听他的歌曲,光线凝住了余温,停留屋内的一角,我的安全地带。

安全感,每人都有独自理解和追寻的方法,寻觅大半生,只为努力满足基本需要。这似是一个很大的人生课题,却又每天渗透在生活里,人们都在追求各种各样的事情,透过拥有或会带来一些满足感,却未必能带来安全感。我们想尽量简化,寄望满足感便等于安全感,然而浮生若梦疑幻似真,又几可尽如人意。

安全地带,能够安心地舒发情绪,这地方比起一屋居所更难求,有屋或许有高潮,却不等于有安全感。安全网以外,平日有泪不轻弹,不是未到伤心处,只是有苦自己知。所以跑步是一所很个人的空间,邀请一位朋友跑步,光临自己的安全地带,是友谊的升华,生命的分享,跑步的情操原是彼此包容。

儿时喜欢跑来跑去,街道,操场,学校走廊,突破空间限制到处都可以是我们的天地,包容喜怒哀乐。今天我仍在跑,冲开一切,投入跑步里的安全地带。